發表文章

[台北] 小六手工拉麵 科技大樓店 中式拉麵好選擇

圖片
前些日子因為工作的關係,經常遊走在捷運科技大樓站一帶,常常忙了一會兒就到了吃飯時間,早已吃膩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,在觀察附近上班族的動向後,很幸運讓我找到這間價格合理、東西又好吃的小麵館。

小六手工拉麵位在復興南路與和平東路的交叉口,店面不大,但是有特別規劃單人用餐的空間,很適合像我這種經常一個人在外奔波的浪子。這裏販賣的不是日式拉麵而是蘭州拉麵,稍微查了一下維基百科發現大有淵源可是字數太多,總之就是從蘭州來的中式拉麵啦。

2008.06.27 巴里島 - 一波三折

圖片
這是來巴里島的最後一篇日記,因為今天就必須結束這五天四夜的旅行,雖然不論來、過程、結束都是一波三折,不過真想繼續留在這地方。 第一件讓我感到傷心的事情,就是必須和Bali Hyatt說再見,好不容易可以住到這樣高級的五星級飯店、可以在裡面看到這麼多外國人、可以去海邊曬太陽玩水,為什麼美好的時間總是特別短暫。飯店的設備我還沒享受個夠、那麼多個游泳池我還沒有一一下水、我還沒有穿著海灘褲在沙灘上奔跑、我甚至連沖浪板都還沒摸到,如果還有機會來到巴里島這樣的悠閒度假勝地,我一定會花更多時間享受閒暇時光,這才是人生。 說到為什麼今天是一波三折呢,這個問題可是非常具有討論性,我們團裡一共有10個人決定一大早殺去Carrefour,不要問我為什麼去巴里島還要去家樂福,原因當然是因為它便宜。四個人四個人包著當地小藍車隊(TAXI),到了家樂福門口才赫然發現還沒開門,一群人很開心的在外面閒晃,負責管門市的警衛也不清楚何時會開門(會不會太誇張?),跟我們一樣蠢的還有兩個老外,如果我們是太早來等家樂福開門的傻子;他們就是太早來等家樂福開門的呆子。 賣場大門打開,一路殺上家樂福的樓層,真是搞屁還沒開門,就算進了大樓也只能在樓下的精品店隨便逛逛。在這裡我買了些許給各位的紀念品,接著因為先前看到老外戴太陽眼鏡很帥,所以我也跑去sunglasses店裡,跟店員check很久,原因是我們雖然同是講英文,可是他講的我聽不懂;我講的他也聽不懂,甚至我還拿手機出來查單字才讓對話順利進行,接著因為被店員說某付太陽眼鏡很適合我、非常nice,因為這一句讚賞讓我毫不猶豫的買了下來,甚至忘記殺價,沒有人知道我買了多少錢,我也不會跟任何人講我花了多少錢,不過可以偷偷說一下我早上在賣場花了48萬,是全團裡前三名的血拼王。 很多人買了LULUR SPA,但是卻不會用,所以都跑去請教潘丹,最後乾脆決定在車上一次講解,想不到這樣的熱心在車上竟然害他被祥壽叔叔臭罵了一頓「我們是來聽你講化妝品的嗎,亂七八糟…」,看來人要說話還是要挑對時機。Peter的車子遲到了很久,我們接下來的行程是要參觀舉行婚禮的場所,首先來到的是烏魯瓦度的教堂(如果行程表沒寫錯的話),不過剛好那天有人要舉辦婚禮,結果在九彎十八拐進去到教堂門口以後,什麼都沒看到又九彎十八拐原路跑出去,不過聽說這裡是巴里島最高級的結婚地點,當地富豪、甚至外國人都會選在…

2008.06.26 巴里島 - 黃金沙岸X3

圖片
來到巴里島的第四天,我們即將離開烏布,往其它地區活動。原以為已經擺脫昨天的倒楣風波,今天卻仍不是非常順遂,因為才一大早,我就拉肚子了。 大家都搶在最後時間,提早去烏布街道逛逛,因此今天早上的餐廳特別悽涼。明明已經拉肚子了,卻因為沒有胃口,所以只好吃水果,吃西瓜你懂的,會拉更慘。到最後保命仙丹-保濟丸都已經失效,就只好跟曉君姐要了幾顆西藥來吃。 出發的時間到了,但是大家都很不準時,那個潘丹因為前幾天水土不服加上殺價失敗,一直到今天才重振血拼士氣,所以遲到了三十分鐘才到達集合地點,據說是在市場殺價忘我。 原本以為今天要去臘染村,可以買些紀念品,不過行程似乎沒有這一段,總之Helen講的地名我都聽不太懂、行程表也改了很多,我只知道我們大概來到了一個叫做Tenganan的原始聚落,行程表上說來這裡觀看「手工高檔雙面梭織」,不過在我看來只能用荒涼來形容,遊客非常稀少、而且好像碰到他們什麼祭典,所以那天不能織布,簡單來說就是沒什麼意義。石頭地板非常非常難走,還有超多石頭上坡、下坡,雖然說是原始部落也不用弄成這麼難走的路面吧,我超怕在那邊跌個狗吃屎的,另外那邊只有賣竹片雕刻和沙龍,也沒什麼照片好照,也許只是因為時機不對吧。 中午則是就近在一個海灘餐廳吃飯,不過這裡海灘太多了,我真的記不起來叫做什麼海灘,這裡沒有遊客在曬日光浴,不過右側有釣客在釣魚,這一餐因為我腸胃不舒服,也只點了凱薩沙拉,其實我也很想點什麼海鮮大餐的,畢竟這一頓飯是劉局長出錢,聽說一共花了好幾百萬盧布。 接下來的行程,我們跳過進市區shopping,直接前往烏魯瓦度懸崖,我們的遊覽車前面還有一台老外的大車子,不時還會回過頭來跟我們揮手。我在前面幾天的日記中就已經提到我是有嚴重懼高症的人,因此來到烏魯瓦度懸崖向下看我簡直快要崩潰,在這裡行動最好都要一前一後,因為這裡猴子很下賤,會拼命搶遊客眼鏡等配件,還有一隻很小的猴子想搶我分明背很牢的後背包,還被我用力往後頂了一下跌在草地上。 想要進到這裡,都必須穿長褲,若是短裙短褲,就必須跟我一樣圍上紫色的沙龍,在他們印度教理念中,認為人的下半身是骯髒的,必須遮蓋住。無論有否圍沙龍,都要在腰上繫上一條腰帶,聽說各種顏色有不同的身分的人去佩帶,不過我看那天遊客都是隨手抓一條繫上去,可能現在那些規定不這麼重要了。 王校長保險起見把眼鏡拿在手上,猴子還想從手上搶走眼鏡,在這裡…

2008.06.25 巴里島 - 禍不單行

圖片
事情要從昨天晚上在Wayan咖啡用餐說起,那裡的食物不錯,每個人就有一塊完整的Pizza,另外在巴里島,可能每餐都會加點可樂,即便在台灣的我是拒絕junk food的健康主義者。記得我提到晚上去看雷貢舞嘛?根據我推理很久的結果,整件事情的開端就是這裡:用完晚餐後,我和長柏老師跑回民宿放兩隻要價一百多萬的大貓、還有潘丹寄放我這的東西,原本以為餐廳離飯店不遠了,想不到光走回去就要將近十分鐘,回程往烏布皇宮的路程更坎坷了,吃完飯後快走兼跑,讓我的左邊腹部隱隱作痛、身體更是汗流浹背,這樣一上、一下、一左、一右,造就的是我隔天的腸胃不適、消化不良。 一大早跟陳治傑、王校長、寶明教官、長柏老師、潘丹去猴林看猴子,據說在八點多以前進去就不用門票,因為管理人員還沒來上班。走在路上,萬萬沒想到這樣的Bali居然會下雨,但是這群人 不願意打退堂鼓,另一方面是金錢迷思,因此勇往直前,直攻猴林。 這裡的猴子非常自以為是,若你從牠身邊走過,牠連斜眼看你都不屑,一副老大姿態盤坐在地板上,在不然就是搖搖屁股在你面前晃蕩。王校長來到這裡可開心了,一臉就是看到兄弟同伴的雀躍,這也難怪,誰叫他是我們團裡的猴子呢? 一路沿著猴林路反側的馬路望上走,一家家畫廊矗立兩側,曾經像我這樣對藝術一竅不通的人,也駐足腳步欣賞這幅美麗的畫作─百分之九十五的藍色海洋、三個人、三隻影子。這樣一張構圖簡單的畫作、一張一片藍畫作,充滿難以想像的吸引力。 我感覺到肚子相當沉重,這是一個看似使用錯誤的形容詞,但是形容我今天的狀況卻再適合不過了。我們沿路繞一圈,意圖皇宮的猴林路往飯店走,這一趟出門就是兩個小時,還必須趕著11點的庫塔行,又是必須加快腳步,甚至我在中途還嗑掉一瓶百病不生保濟丸,不過這一回似乎沒有立刻見效。 坐上前往Kuta的車子(一個半小時),好死不死讓我坐在最後一排,搖晃的相當利害,再加上陳治傑可怕的「奇怪腔調中文」猛烈攻擊,我真是生不如死。醫學報告曾經指出:「噪音會直接影響到病痛的情況」,當時我心理只想叫他閉嘴,不過他是長輩,又怎麼開的了口?我意圖趴在膝蓋上休息,卻更加壓迫到胃、座椅硬的直挺,我一直在忍耐。朦朧的目光中,彷彿看到長柏老師的座椅 前掛著剛剛在市場買百香果的袋子(裡面還有一、兩顆),我想伸手去拿,又想應該先問問老師,心理居然玩起拔花瓣的遊戲─拿、不拿、拿、不拿…拿,都已經快死吐了,我居然還在搞笑。…

2008.06.24 巴里島 - 自行車遊Bali

圖片
原先預定是自由行,不過在一些大人們和Peter的提議後迅速成行,促使來到巴里島的第二天,正式命名為「自行車遊Bali」 活力就是年輕人的本錢,這是我在這次旅遊中最有活力的一天。腳踏車之旅說貴不貴,一共是二十五公里的距離,要價20萬盧布,這一天我們騎上自行車,打算仿傚老外的作風,更深入的親近島上居民的生活。 在Pande Permai用過巴里島的第一份早餐─鬆餅,不過當地的鬆餅和台灣常見的鬆餅可完全是兩回事,一度我還把它錯認為是蛋餅,一再用英文確認後才恍然大悟。外觀大致捲成玉米蛋餅的樣子,上方有些蜂蜜和椰子粉,嚐起來的味道就是甜,所以不做太多的介紹。 搭上小客車,一路往山上行駛,早上和晚上的Bali街道是截然不同,夜間看似平凡的道路,只要到了早上,就裝飾著五顏六色的商品、旗幟。第一次,我見識到了巴里島太陽的功力。 我不敢肯定是哪一座山,無庸置疑的是:那是一座高山,可以一覽Bali風光、可以觀望到阿公山(巴里島第一高山)的巨大雄偉、可以看到遠處的湖泊、明媚的春光。刺眼的光線讓人幾乎無法張眼,吹著徐徐涼風,山間的涼意讓人不自覺打個哆嗦。坐在室外的走道上,享用另一份早餐蛋 餅,美中不足的是我有懼高症,一舉一動都是膽戰心驚,深怕扶手垮了、東西被吹走了、 人摔下去了…… 我們從山上一路騎車向下衝刺,對於腳踏車新手的我而言是一大挑戰,再加上車子嘎嘎作響,整個就是很沒有安全感。帶隊的是一個印尼男孩,年僅19歳,不過卻講一口流利的英文,令人稱羨。並且他開朗的個性,一直到現在仍然令我印象深刻,徹底打破種族迷思,原來黑的人也可以這麼有親和力。 我們深入親近農家生活,他們正拿著藤條編籃子,也許是維持生計、也許是物質所需,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用自己最傳統的方式過生活。令我驚訝的是:即使在這些貧困人家參訪,他們也不會伸手像我們要錢、更不見小朋友出來騙吃騙喝,這大概就是一種民族自尊,亦有可能是外國文化感染不及此地。總而言之,在這裡,我看到了巴里島居民的可愛之處。 巴里島的村莊通常都有村廟,每到特定日子大門就會開啟。廟宇可以說是最能看出當地信仰的地方,印尼一萬多個島裡,回教徒就佔了90%,其餘還有天主教、佛教…特別的是,這裡的印度教徒幾乎全集中在巴里島,也因此蘊釀出獨樹一幟的人文氣韻。他們的門牌不比我們簡單,除了必備的門牌號碼,也多了戶名、人口統計,在照片中可以清楚看到右側分別計算男人、女人等人口…